<noframes id="9911f"><form id="9911f"><nobr id="9911f"></nobr></form>
      <form id="9911f"><nobr id="9911f"><progress id="9911f"></progress></nobr></form>

      <form id="9911f"></form>
      <address id="9911f"><listing id="9911f"><listing id="9911f"></listing></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9911f"><em id="9911f"></em>

      音樂產業發展趨勢不錯 為何52%音樂人沒有音樂收入

      在對來自40多個城市的104名音樂人調研后,中國傳媒大學音樂與錄音藝術學院教授張豐艷近日發布了《2020中國音樂人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其中透露,過去一年,中國音樂人來源于數字音樂平臺或短視頻直播平臺的收入呈上升趨勢,但目前音樂人的音樂收入仍處于偏低水平。

      事實上,這種狀況一直都存在著:一方面音樂人的門檻越來越低,另一方面音樂版權的收入日趨兩極,使得音樂人音樂收入偏低、個體之間收益差異加大。業內人士認為,如果能讓音樂版權規范使用、版稅大幅提高,這種現狀是有可能改變的。而前提就是作品夠好、音樂人夠優秀、音樂平臺夠支持。

      音樂收入偏低

      知名音樂人年入不超十萬元

      英國小說家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探討了生活和藝術兩者的矛盾和相互作用,雖然杜撰的內容更多,但事實上,對音樂人來講,他們追尋詩和遠方的同時,“便士”也是必不可少的。

      北京青年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不少音樂平臺都有幫助音樂人靠音樂掙錢的項目,比如,騰訊音樂的“原力計劃”、網易云音樂的“石頭計劃”,以及即將關停的蝦米的“尋光計劃”。騰訊音樂娛樂集團2020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其在線音樂付費率已從2018年的3.8%增長至8%。《報告》透露,2020年有超過七成的音樂人從QQ音樂、網易云音樂等數字音樂平臺獲得收入。

      但僅靠用戶付費難以養活大批的音樂人,音樂人的收入狀況仍不容樂觀。據《報告》,有52%的音樂人沒有音樂收入,24%的音樂人的音樂收入占總收入的5%以內,7%的音樂人音樂收入占總收入的6%-20%,僅7%的音樂人音樂收入占比達到100%。

      音樂人音樂收入偏低狀況實際上已經持續數年。創作過《你在他鄉還好嗎》《潮濕的心》等經典歌曲的知名音樂人李廣平,近十年來,每年靠寫歌和版稅取得的收入不會超過十萬元,而他在歌壇已經打拼數十年。其他默默無聞的從業者,其收入狀況也就不難猜測。

      在接受采訪時,李廣平表示,以音樂為生的人基本上是音樂教師,音樂創作者和歌手能夠靠音樂賺錢的人不會超過10%,大部分會以第二職業養活自己。“我自己也很困惑,音樂人收入這么低,為什么我們每天還有那么多歌曲上線,這制作費用是哪里來的?怎么還有這么多人希望進入這個行業?”

      版權收入兩極化

      有人年入500萬 有人可能只有幾毛錢

      資深音樂經紀人梁熠接受北青報記者采訪時介紹,職業音樂人的收益大致分為以下幾塊:版權、制作、ost(原聲配樂)、演出等。

      梁熠說,現在音樂人和平臺的版權合作模式有兩種:一種是按點擊分成;一種是平臺付制作費買斷。

      點擊分成方面。近幾年,數字音樂的一大特點就是:頭部熱門(如周杰倫、五月天等的作品)版權價值不菲,腰部、尾部(新人或者不知名的音樂人)作品則無人問津。調查顯示,90%的歌屬于“停尸房歌曲”(歌曲發表后無人問津、沒有點擊率、沒有數據),無點擊數據就無分成,只有大約10%的歌曲才會有收入。近年版權分成比較成功的案例之一,就是歌手高進創作的《我們不一樣》在短視頻和直播平臺上走紅后,一年拿到的分成高達五六百萬,但這是個案。更多創作“停尸房歌曲”的音樂人,一年的版權收入可能就只有幾百元,甚至幾元、幾毛。資深音樂策劃人、北京宇悅文化唱片總經理曉飛就說,前兩天看到有些已經很活躍的音樂人在網易上年收益僅為1.7元。

      至于選擇平臺買斷模式,一般一首歌的費用從2萬到5萬不等。未來如果這首歌紅了,分錢的事就跟音樂人沒有關系了。如果平臺跟唱片公司談打包,唱片公司再去跟個人結算,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音樂制作人張亞東曾對這樣的合作模式提出過質疑:版權費用逐輪高漲,大部分音樂人未能得到實惠,很多音樂人和唱片公司簽了“一錘子買賣”,音樂發表之后的收益幾乎和音樂人無關。于是,很多音樂人跳過唱片公司和版權方直接簽約,但新人的永久買斷仍在繼續,老音樂人的生存狀態也未因此改變。

      新人缺乏渠道

      熱搜來得快去得快 沒播放量就沒收入

      歌曲點擊量少,歌手演出自然也不可能多。梁熠指出,很多二、三線城市的商演都愿意邀請有經典代表作的老牌歌手或者是唱紅所謂“口水歌”的歌手,多數獨立音樂人很難靠商演賺錢,有一部分只能依附于音樂節。

      另外,數字音樂平臺的注冊音樂人數量繼續增長,僅網易云音樂一家音樂人數量已高達20萬人。以前新人可以通過節目宣傳、落地簽售、歌友會去建立知名度,現在的新人沒有節目能上,簽售、歌友會也很少,只能依賴互聯網,但是互聯網每天的信息量太多,很容易就被淹沒。“其實版權收入的游戲規則沒有變化,是傳播通路變化了。核心問題還是整個行業推廣渠道沒有了,現在大多就是買熱搜和投微博kol(微博大號、紅人、大V賬號),但熱搜來得快去得快,信息基本不會延伸到對作品的關注和留存新聽眾,獨立音樂人也沒錢,更沒法買這些,就更沒人聽到。”梁熠說。這樣一來,又形成惡性循環:新人歌曲難以深入到二、三線城市被大眾熟知,在音樂平臺就沒有播放量,自然沒有版權收入。

      曉飛也認為,中國音樂版權與市場價值確實存在不對等的問題。縱觀近年來所有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就會發現都是一批人做的,所以歌也是千篇一律。在他看來,音樂背后是一套完整的創作工業鏈條,從詞曲樣帶誕生,到大眾聽到成品環節龐雜,“我們需要讓有音樂天分的人以各自能力擅長去補充市場需求,而不是所有人都熱衷于去出一首歌、上一次綜藝。如果音樂孵化從根本出發,我們會看到無數的多元音樂人,自然也能出現好的作品。”曉飛說。

      改變現狀方法

      規范版權+好的作品 音樂收入就能提高

      音樂人音樂收入偏低的狀況是否能改變? 梁熠認為,音樂人是不是有音樂收入,其實跟明星能不能大紅大紫一個道理,不可能所有的藝人都名利雙收,也不可能所有的音樂人都能靠音樂賺錢、發財。“畢竟這是市場競爭,總會有人被淘汰。對音樂人來說,要么堅持,可能某一天突然有一首歌紅了,開始賺錢了;要么放棄,但是在他放棄的同時,還會有很多新的人進來。”梁熠認為,音樂人一方面如果能耐得住寂寞,另一方面待到大眾版權意識越來越強、真正培養起聽歌付費的習慣,音樂收入也是有望可以提高的。

      音樂人李廣平也承認,改變音樂人音樂收入偏低的狀況,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如果各大網站、電視臺、電臺等媒介的音樂版權能夠規范使用,讓版稅大幅度提高,音樂創作人就會有希望;與此同時,可開發一種讓下載的歌曲及時變現、使詞曲唱和制作單位都能賺錢的模式。“比如,一首歌曲上線后,就像微信公眾號的文章一樣,你下載或打賞了,錢能夠給到音樂人。”

      除前文所介紹的高進外,國內其實還有不少以音樂獲得可觀收入的音樂人:吉他手李延亮去年幾乎承擔了很多大牌演唱會的吉他演奏、音樂制作人龍隆擔任了深圳衛視年代秀音樂現場、華晨宇演唱會等的音樂總監、制作人,相信他們將獲得可觀收益。“只要平臺不把重心全放在某個知名藝人的作品上,而是放在有創造力的音樂作品以及背后的創作鏈條上,音樂人就一定能賺更多的錢。萬能青年旅店數字專輯上線一周銷售額超過800萬元,為什么他們沒上過一次綜藝、沒有什么所謂的熱搜依然可以這樣?因為中國聽眾是有個性的,也是尊重知識的力量,愿意為文化買單的。”曉飛說。

      來源:北京青年報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